G60科创走廊一体化样板间(纵深·聚焦长三角一体化③)

 
 

 

  G60科创走廊交通枢纽。
  资料图片

 

  核心阅读

  沪昆高速公路在公路网编号为G60,始于上海松江区,途经浙江,止于云南昆明。自2005年左右嘉兴提出G60科创走廊概念后,沿线多地在科创领域迎来了喜人变化。2018年6月,来自苏浙皖的8个城市齐聚上海松江区,签署了共建共享G60科创走廊战略合作协议。

  这一创新高地经历了怎样的形成过程?采用何种方式推动互联互通?将如何蹚出未来发展的新路?一切的未知和设想,都在这块充满活力、勇于创新的土地上徐徐铺开。

        

  “上午在上海看项目,下午到安徽见客户,未来这些地区政策一体,就是对企业最大的利好!”上海伯尔水务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丁伯华告诉记者,这两年,他沿着G60科创走廊,将业务拓展到了杭州、苏州和合肥。

  沪昆高速公路在公路网编号为G60,始于上海松江区,途经浙江,止于云南昆明。如今,围绕在这条公路长三角段,涵盖了上海市松江区,浙江省嘉兴市、杭州市、金华市、湖州市,江苏省苏州市,安徽省宣城市、芜湖市、合肥市的这块区域,正以聚集规划对接、战略协同、专题合作、市场统一、机制完善“五个着力点”,成为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引擎。

  交通要道变身创新高地

  依托交通要道形成的科创高地,在全球范围内并不鲜见。美国硅谷、波士顿、日本筑波等全球科创高地的创新、智力和产业要素,均沿高速公路等交通走廊分布。而地处G60长三角段的城市在考虑未来发展定位时,不约而同地发现了自己的区位优势。

  2005年左右,嘉兴最早提出了G60科创走廊概念,希望对接上海。“2015年,上海提出建设全球科创中心战略,嘉兴城市两端就是上海松江和杭州下沙两个大学城,四大机场在一个半小时区域内。环境好,交通好,商务成本又低,落户科创企业,引进高端人才,我们有优势!”嘉兴市科技局副局长夏学强说。

  2016年初,松江启动G60上海松江科创走廊建设,这是初始的1.0版。2017年7月12日,松江与杭州、嘉兴签订《沪嘉杭G60科创走廊建设战略合作协议》,提出对接常态化合作机制,标志着2.0时代的正式开启。2018年6月1日,松江、嘉兴、杭州、金华、湖州、苏州、宣城、芜湖和合肥共同签署了共建共享G60科创走廊战略合作协议,G60科创走廊从高速公路时代的2.0版,走向高铁时代的3.0版。

  从嘉兴提出概念,到松江牵头一呼;从G60沿线城市参与,到纳入未来的沪苏湖高铁沿线城市,G60联盟迅速扩充。如今,浙江的绍兴市、衢州市,安徽的马鞍山市、滁州市,都有加盟意愿,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对这个区域投来热切目光,G60科创走廊,逐渐成为长三角一体化的“样板间”。

  在G60科创走廊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陆峰看来,2018年6月1日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7月9日G60科创走廊联席会议办公室就在松江挂牌运行,如此高的效率充分体现了九城市(区)对G60发展前景的一致认可。

  如今,联席办工作人员由九城市(区)共派的优秀干部组成。28人中,松江派出12人,其他八城市各派2人,为九城市(区)协同发展规划布局,协调推进合作。

  G60联席办另一份统计数据足见热度:从2018年7月挂牌到11月底,已经迎来114批次的来访。九城市(区)相关领导带队考察交流、对接工作、参加专题会议50批次560人次。

  “G60科创走廊的目标,是在长三角形成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高地、产业高地。我们的目标是成为硅谷那样的创新带,让科创驱动中国制造变为中国创造。”陆峰说。

  开放心态整合区域资源

  莘砖公路518号是一幢大楼,楼顶竖着 G60科创走廊的大牌子,G60联席办就设在502室。在这间开放的大办公室里,每一项工作都是突破和创新,没有先例可循。

  年轻的科创组组员朱韬来自嘉兴市科技局,2018年7月调到G60联席办工作。刚到这里,朱韬就感受到了压力和紧迫。根据工作规划,科创组共有7项任务分派给6位组员,他负责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分享和创新券发放。

  2015年,嘉兴就开始推行创新券,企业可以申请到科研院所和高校使用高端科研设备,再以券换钱。目前,九城市(区)除了宣城、芜湖,其他的都已经出台创新券政策。2017年7月,嘉兴宣布创新券能在上海使用,到当年年底,在上海使用总额达到50多万元。

  到岗后,朱韬马上在组里提出,嘉兴的这个举措,能否在G60科创走廊范围内推广通用?这个想法获得大家一致赞赏。

  2018年11月,科创组出台方案,但有些城市还在疑虑:这意味着城市财政资金用到外地了,行不行?